主页 > 娱乐前沿 >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德国伦理电影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海盗娱乐资讯 娱乐前沿 2021-02-22 21:30:15

如果告诉你十五天要拍完一部电影,而是还是杰作,你会是什么反应?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法斯宾德的《恐惧吞噬灵魂》做到了,借用他谦虚的话说就是:为了填补大制作之间的空白时光。简而言之就是打发时间。但实际上,它算的上是法斯宾德作品中的佼佼之作,因为它够坦白,够直接,够尖锐,也够绝望。因为时间短,舍去了所有的跌宕起伏,法斯宾德甚至有点达到小津安二郎的境界:把生活还给生活。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奥威尔在《一九八四》中说过,这个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你们,一种是我们。当艾米走进酒吧的时候,大概与这种感觉相似。摄像机像是停止了,让人疑心被暂停,艾米的脸如同装裱的相片般,面目没有表情,只有眼珠还有反光,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对面那些人也在死死地盯着她。事实上,如果不是下雨,她也不会走进这个阿拉伯风味的酒吧。桌子到吧台的距离被刻意放大,这是一条无限的鸿沟。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40岁外来务工与60岁德国寡妇的“禁忌之恋”,恐惧吞噬灵魂

电影节奏有些慢,有些地方还故意停顿,像是把人物糊在画上。但故事却很简单,这是关于两个人的故事。艾米,一位快到六十的寡妇,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是一位清洁工,与其他三人负责清洁一栋大楼,儿女全都不愿理她。阿里,四十岁左右,是一位汽车修理工,来自摩洛哥,和其他五位阿拉伯人住在一个小房间中。阿里不是他的真名,这是德国人对外籍黑皮肤人的统称。

他们都很孤独。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艾米会走进酒吧,或许是因为雨,但也或许她就是想走到人多一点的地方,热闹一下。他们戏剧性相遇开始了:吧女开玩笑让阿里去陪那个老女人跳舞。阿里走了过去,他们相拥,旁若无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跳了起来。这时,他们与所有人的距离都远了。

他们是善良的。阿里因为聊得开心替艾米付了可乐钱,还要把她送回家。艾米担心晚了阿里赶不上电车,就留他在家里睡觉。晚上阿里睡不着对艾米说,阿里也很孤单,总是工作,喝酒,没有别的事干,或许德国人是对的,阿拉伯人就不是人。艾米安慰他,以至于阿里什么时候把手放在她手臂上,我们都恍然不觉。

早上醒来,艾米照镜子: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她哭了。这时阿里走来说,早上好。他们对视像是很久,然后用力相拥:在这冷漠的生活中,他们彼此关心。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拥有彼此,他们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之间有着年龄与民族的隔阂。艾米的同事说,他们是肮脏的猪猡,强奸犯,他们的头脑中就想着性。他的女婿尤金(法斯宾德饰)对有个外国人工头愤愤不平,认为猪不应该有这样的位置,生气的请了病假。阿里也对艾米说,(他们认为)德国人是主人,阿拉伯人是狗。这部电影本身就是政治的,德国人傲慢不愿意做脏活,然而却也不愿意给做脏活的人应有的尊重。显然,导演所指,也不仅仅只是德国。

世俗的力量是强大且不可抵抗的,它通过中伤和冷漠显示出威力。艾米和阿里结婚了,随后他们被世界所抛弃。艾米把儿子和女儿女婿请到家里宣布,她和阿里已经结婚。这时法斯宾德把空间压成画布,让镜头摇过艾米儿子女儿和女婿的脸,他们像竖起来的汉堡压在一起,随后儿子布鲁诺缓缓转动椅子,背着脸,站起,然后踢碎了电视机。

还有邻居们的闲言碎语,阿里朋友在楼上聚会,她们还报了警,说人身受到威胁;杂货店老板故意为难阿里不买东西给他,说让他先学会德语;艾米的同事孤立了她,把她当做空气;饭店的服务生在远处冷眼观望他们。

阿里问,他们为什么看着我们。艾米说,因为嫉妒,人们不喜欢看到别人拥有一些东西。阿里问你为什么哭。艾米握着阿里的手说,一方面我觉得很幸福,而另一方面我却无法承受了。所有的人,对我们的痛恨,像是仇人一样。我总是装作自己不在乎,但我却是很在乎的。

艾米向拉里解释“妒忌”

法斯宾德总是喜欢把镜头放远,隔着玻璃,隔着墙,或者干脆把镜头放在缝隙中,让人物自己走进。他们像画一样被定格在了生活之中,无法动弹,忍受着墙体的挤压,像是永远都无法挣脱。你无法看清他们的表情,或者根本没有表情,那只是面具。他们的活动空间如此之小,小的让人窒息而又绝望。

接下来的一幕意味深长。艾米和阿里旅行回来,事情似乎发生了变化:邻居变友善了、杂货店老板主动示好,儿子把赔偿电视机支票送了过来,艾米同事来家做客甚至称赞了阿里的肌肉。而变化的原因就是“有用”。邻居友善是因为艾米答应借出储物室、杂货店老板因为超级市场出现要拉拢顾客、儿子是想要母亲帮忙带孩子,至于同事,她们只是想要孤立新来的南斯拉夫女工。事情似乎在“现实”面前出现转机。

另一方面,阿里却越走越远。艾米有多么想要融入别人社会,就多么想要改变阿里。比如经常让他洗澡,只让他吃德国菜。阿里去了以前相熟的吧女哪里,因为她那里有阿拉伯人吃的蒸粗麦粉。他们之间没有爱,只有性:阿里僵硬的趴在她身上像一具疲倦的尸体。

KIF-KIF,阿拉伯语是,谁又在乎呢?阿里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曾经阿里对艾米说了一句阿拉伯谚语,恐惧会吞噬灵魂。而现在阿里似乎又回到孤独的领域,遗弃自我。

艾米又坐到那天下雨来的桌子上,点了她与阿里定情的“吉普赛歌曲”。阿里接受邀请,又与她共舞,两个人紧紧相拥。尽管结局既让人无奈又充满戏剧性:它反映出阿里作为一个陌生人在一个充满敌意的国度上经历了无法忍受的压力。

“我跟别的女人睡觉了。”

“阿里,这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我不想的,但是我总是非常不安。”

“你是个自由人,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做的事,我知道我年纪大了,我每天都可以从镜子里看到,我不能不准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应该对对方好一点,否则,生活就没有什么留恋的了。”

海子说,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我们的祖先取火之后,首先学会的是相互温暖。

————电影延长三倍生命,世界之大,相遇美好,我是@湘行观影,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