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绯闻爆料 >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 电影《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海盗娱乐资讯 绯闻爆料 2021-03-15 23:37:18

摄影机面对物质却审视精神——贾樟柯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时代的车轮缓缓驶过,旧事物的消失、新秩序的建立、主流价值的改变,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起来。有人跟上了时代,毫无留恋地乘上快车创造了辉煌;有人选择接受现实,既不抵触物质与娱乐的兴盛,也不忘对旧时代的缅怀。而有的人,却始终游离在社会、时代边缘,在自我的牢笼中迷失了身心。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在近乎无法抵挡的时代坍塌中,小人物的兴衰总是充满了无奈,也许是《斗牛》中与战争、人性博弈的落魄农民牛二,或许是《秋菊打官司》中历经坎坷讨说法的秋菊,也可能是《上车,走吧!》中尝尽北漂辛酸的刘承强、高明两兄弟。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而在《小武》中,贾樟柯则将镜头对准了90年代某县城中的一个小人物——小武。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影片以小武的一系列遭遇为主线,讲述一个边缘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底层叙事的风格使得影片的真实感强烈,镜头下的人、事、物构成了那个时代的生存图景。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在历史与时代的变迁中,小武的生存环境慢慢地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紧接着,他失去了友情、爱情、亲情,小武有意挽留这些珍贵的东西,但每一次都被深深伤害。本文便从人物角色分析、影片背后意象探寻《小武》是如何通过小人物的悲欢来侧面勾勒时代与个人间的宏大命题。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的兴衰史小武的样貌平平无奇,戴着一副眼镜,扔在人堆里也绝然看不出什么出奇之处,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西服游离在街头小巷,最重要的是,他做的是小偷勾当。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选择做小偷、游离在社会边缘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自身定位的迷失。他既没有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没有抛弃过往的勇气,这使得小武找不到自身的价值定位。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另一方面,由于所做“职业”的见不得光,小武不免要处在“地下”,法律与道德的制约使得小武不得不与社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于是渐渐地,小武与这个时代、社会相疏离。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而这必然导致小武缺乏社会认同感,在看到这个时代的日新月异的变化后,小武这份急需认同感的情绪越加强烈起来。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小武》:时代变迁下,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

于是,尽管曾经一起闯荡、打拼的小勇结婚时并没有通知小武,小武还是找到了小勇,兑现了小勇婚礼时送上一份红包的许诺。

从这里看,小武还是对这位朋友怀有一丝希望的,他希望小勇收下这份钱,希望回到从前,这时处在身心迷失中的小武迫切地希望得到小勇的认同,因为他们俩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两人坐在屋里一句话不说,沉默的背后是小勇与小武之间相背离的价值观与人生追求的鸿沟,小勇是暴发户,搭上了时代的列车,发了财做了老板,在物质与金钱面前,小勇成了它们的信徒,他选择抛弃过往,丢弃掉与小武共做“扒手”的岁月友情。

而小武始终对友情心怀寄托,他希望从过往的友情找到认同感,然而小勇不接受他的份子钱,小武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小勇再也不会把自己当做朋友,他失去了友情。

如果说小勇的抛弃使小武感受到无奈现实的冰冷,那么与胡梅梅的故事则完全是影片为小武编织的一个脱离现实的幻梦,当梦醒来的时候,小武才发现,原来这场梦的走向依旧被现实主导,自己依旧是那个迷失的小偷。

梅梅不同于小勇,单就身份地位而言,小勇是公司老板,梅梅是歌厅舞女,于是,同样是弱势群体的梅梅和小武有着共同的话语,身处在底层的他们渴望了解彼此,成为恋人,是注定的事。

在被小勇抛弃后,梅梅成为小武的感情寄托,小武曾经无处可寻的认同感也在梅梅身上找寻到,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在小武去看望生病的妹妹时,小武和梅梅靠墙而坐的一幅场景大有深意,此时的摄影机是逆光拍摄,从窗户外面的光线显得极为明亮,而这明亮的光线则几乎全部照在靠窗而坐的小武身上,影片似乎有意以此暗示小武的人生正在“走向光明”。

然而这场明亮的幻梦随着梅梅的离开而被打破,梅梅为了生活跟了有钱老板,在现实摆弄下,小武失去了爱情,也又一次失去了感情寄托。

失望的小武回到家中,影片这时又将镜头聚焦在了小武的家,小武将偷来的戒指送给母亲,联系到此时小武的心情,便不难猜测,这一次,小武将感情寄托在了亲情上面。

家是小武躲避现实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他心怀希望的最后一个地方,但小武又被父亲赶出了家门,显然,这一次,小武失去了亲情。

最后,小武偷东西被抓,并被拷在电线杆子上,这时,影片别有深意地将第一视角安排在小武身上,观众们仿佛站在了失去了友情、爱情、亲情的小武身上,周围人的审视目光让小武烦躁不安,我们也似乎跨越了空间的限制,感受到小武无处安置的灵魂。

从迷茫的身份寻求到体会到爱情时的情感“中兴”,从幻梦的破灭到亲人的抛弃,小武的情感“兴衰史”真实而冷酷的反映了一个边缘小人物生存环境的精神图景:无力抵抗现实命运,尝尽人生悲欢离合。

时代变迁的背后意象——无法忽视的年代印记如果说专注于小武的个人内在情感兴衰的探讨是影片对于“精神”的诠释,那么影片镜头下的年代印记则是对于物质表象的直接勾勒。

90年代的中国正是处于改革开放的时代浪潮中,新与旧交替、工业化进程的加快、消费主义萌芽,一场改革的飓风正在席卷整个社会,也在深刻改变着小武的生存之地。

如今看来人们习以为常的电话在那个时代只能在街头排队使用;老式自行车:瓦房与水泥楼房交错;放着经典歌曲的街边音响.......

这是生活在那一代人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也是那个年代特有的印记。

时代变迁中,这些年代印记仅仅与群体意识联系在一起,它既是底层文化与时代的耦合关系的外在表象,又是劳苦群体大众与物质、娱乐相结合的产物,意义非凡。

而从影片的镜头语言方面分析,这些年代印记则极具真实感。

《小武》中,大量采用的长镜头的拍摄方式,这也是贾樟柯影片的特点之一,长镜头的拍摄手段扩充了影片的事物内容,提高了观众作为主体的地位,进而提升的是故事的连续性与真实性,这种聚焦于“物质现实的复原”的拍摄方式使得影片自然而具有生气。

于是,《小武》中的时代特征显得真实而毫无虚假,丰富的时代景观在镜头中呈现,而那些无法忽视的年代印记则揭示了人与社会之间的互文关系。

结语:

影片《小武》以一个小人物的兴衰史侧面映射时代的进程、年代的印记,引起人们对现实的反思,当物质的发展渐渐超越人们的精神需求,我们丢失的到底是什么?

小武的友情、爱情、亲情的丢失警醒着人们,在新时代与旧时代交替的过程中,有些美好的东西正在慢慢消失。

与其说失去了感情,不如说失去了准则,混乱的街道、嘈杂的声响,以及那些维持不了的关系,都有理由让人漫无目的地追逐奔跑——《小武》贾樟柯的话

Tags: 小武 电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