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绯闻爆料 >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小白参加的综艺节目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海盗娱乐资讯 绯闻爆料 2021-03-14 06:36:38

在10月2日播出的《中国新说唱》中,一位我们熟悉的老朋友离开了比赛。这位老朋友的身上永远都不缺乏争议,两次参加节目,他分别获得9强和17强,并且两次都能获得复活机会(截止发文前仍是人气榜第一,复活基本将实现)。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即使他的实力真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不堪,但他的人气却是无法忽视的。这位人气与争议一样高涨的rapper,就是曾经的红花会成员小白、如今的BrAnTB白景屹。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而有关他的成名和“陨落”到再度复出,往往都太过匆忙与仓促,让人甚至无从思考:他究竟为什么突然爆火?又为什么突然销声匿迹?而又为什么能在复出后依然拥有不低的人气?今天,我们就好好来聊聊小白。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1997年7月20日的西安,一位名叫白曜隆的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关于他的家境,向来都存在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小白能穿那么多名牌衣服,肯定是富二代没跑;也有人说小白只是打肿脸充胖子,那些衣服并不属于他自己。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不过,即使小白真的是“打肿脸充胖子”,首先也要“长得像个胖子”,要能有渠道获取这些名牌衣服。考虑到这一点,小白的家境必然是不差的。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良好的家境让小白的成长经历称得上一帆风顺,所以日后他的作词方向,自然也和2017年前那些出身underground的rapper有着很大区别。在2017年的一次专访中,当被问到“写词没灵感怎么办”时,小白表示:参加Party,并且用张扬的生活方式写歌。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在成名后,小白小学时期在百度贴吧发表的言论被挖了出来——这倒不算是什么黑料,因为当年的小白和朋友们只是在为了女孩子争风吃醋而已。倒是他的贴吧昵称“至尊白龙”和“崩天龙仔”看上去十分中二,成了粉丝津津乐道的话题。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提到过去的小白,“红花会”是无法回避的一个词,即使这个团体本身就是整个中文说唱历史上最大的争议。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从爆红到被雪藏再到复出参赛,小白是新说唱最大的混子吗?

如果大家对当年节目进行中GAI和以PG One为代表的整个红花会的Beef还有印象,应该还记得红花会方面发过一句话叫做“你是社会上的 老子部队上的”。

这句歌词出自Higher Brothers对GAI那首著名的Diss Track《该挨》,但经过红花会的“引用”之后,却显得更有意思,因为红花会的小白确实是“部队上的”。

2014年夏天,17岁的小白选择了参军入伍,并且进入了空降兵的队伍。两年后,离开部队的他开始了自己的音乐创作。而此时,在身处红花会的表哥DP的介绍下,小白认识了弹壳和贝贝。

据小白自己的说法,贝贝是自己的师傅。而当年《干一票》的赛后演出里,也能看到小白的身影。取得红花会主要成员认可的小白,在2016年加入了红花会。他既是团队最年轻的成员,也是团队里少有的没有Battle和舞台经历的成员。

2016年的红花会虽然还没有经过节目的助推并大放异彩,但已经是中文说唱圈热度最高的团体之一,不亚于同时期的说唱会馆。这样一个人气顶尖的团队,却收入了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人,在多年后的今天回看起来,确实有些令人诧异。

其实,收一个在他们看来潜力无限的年轻rapper,也可能有为团队发展的长远考虑在其中。“温和且不尖锐的歌词,再加上优美的旋律”,这是HipHop在中国获得广泛成功的一个经典范式,而小白正是有潜力做到这一点的那个人。

时间来到2017年的夏天,红花会派出了PG One和小白参加比赛。PG One是毋庸置疑的技术流,而小白主打的旋律性,将会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和差异化呈现,让大家能知道“噢,原来红花会也不是只会炫技,还有人擅长唱旋律”。

在这一点上,《中国新说唱2019》里,活死人派出参赛的杨和苏和福克斯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福克斯有《庆功酒》作为代表作,风评和人气都比小白稍好一些。

用小白最近接受专访的话来说,他当年其实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信心,走到那个位置,靠的是连续三轮的“运气、外界的因素、机缘巧合”。

小白最近接受的采访

我们很难得知,小白是如何杀出重围拿到并保住金项链的——毕竟张千、斯威特、GALI等等实力派的项链都被收回了。同样,我们也很难理解,为什么小白能挺过60秒,而Ty.和法老只能被无情淘汰掉。

换言之,小白的存在感从来都不是靠作品和技术实力来获取的。他能够吸引关注,就像法老在《采访》说的“Bridge好可爱,小白好可爱”,用的是自己的人设。

人设包括内外:他有阳光帅气高大会穿的外型,也有开朗可爱(台下)霸气专注(台上)的性格。并且,他并没有什么黑历史能够把这个人设破坏掉、让这个人设立不住。

至于有没有作品,这对于参加综艺节目的选手而言,从来就没什么关系。别相信去年邓紫棋因为“作品库不够”的理由淘汰掉Lil Boo——如果比作品数量,Ty.、法老都应该走到决赛圈。

而事实上,第一季的小白,第二季的周汤豪,第三季的Doooboi,作品数量都少得可怜,但这照样不妨碍人家一路坦途,拿到羡煞旁人的成绩与资源。因此,他们被人称作混子,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唯一扭转了一下风评的,是那首合作曲目《三年二班》。“无数个黑夜想退却 但没法让梦毁灭 书写误解的文化 尽管他不太理解”这四句虽然赶不上GAI的那四句,但也是小白屈指可数的亮点了。

在其他所有人的实力都比你强的时候,你自然就成了那个他人口中的“混子”,需要真刀真枪竞技的时刻到来,小白的好运也就戛然而止了。他需要面对一个两年后的新说唱亚军,今年很有可能是大魔王,此人的名字叫做黄旭,而黄旭要唱的歌是他内容说唱的巅峰之作《Round 4》。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是否觉得脱衣动作“油腻”,都不得不承认:小白是有台风的,他的舞台表现力和感染力都相当之强,否则也不会取得“红花会男模”的称号。

但对面的黄旭台风一样极强,所以小白唯一克敌制胜的法宝也失灵了,那就断然没有取胜的可能。在这样“Last Dance”的一个舞台,他选择了致敬自己的偶像,唱了吴亦凡的《July》作为自己的最终曲目。

是的,“偶像”。当时的我很难想象,一个rapper居然会说自己有“偶像”,并且这个偶像还是拥有公认的idol身份的吴亦凡。传统意义上的rapper应该是怼天怼地,目空一切,怎么可能会有偶像?

即使有,也应该是2Pac、Eminem之类的标杆人物吧,为什么会是吴亦凡?而现在想想,在没有underground经历、无限与主流接近的小白身上,这种看似反常的事情,反而是最合理的。

小白再正常不过地被淘汰了,热情的粉丝把他抬进了复活赛中,但也无济于事。就像吴亦凡说的一样,他确实不是一个竞技性的rapper,他不适合“竞演”的比赛模式。而对于小白自己来说,这次参赛除了学习成长之外,更多的是“追星”。

考虑到他当时入行仅仅一年时间,连Mixtape都没有发过、Battle都没有参加过,却收获了百万级别的粉丝,这在整个中文说唱圈历史上应该都是绝无仅有的。也正因为如此,无法接受“说唱歌手没有作品”的听众,把小白的成功视作综艺节目对HipHop文化的异化。甚至罗列出了他的“罪状”。

的确,小白的出现,标志着HipHop音乐人可以不用依靠大量的作品积累或是大量的Battle参赛来成名。只要你足够契合节目的需求,通过节目的助推,你一样能够爆红。

而这种轻视作品、重视人设的情况,恰恰是最贴近“Idol”这个词的。也就是说,GAI喊了大半季的“别来沾边死得很快”,但其实按他的标准来说,真正该“死”的,却是没贴着练习生标签的、出自underground气息十足的红花会的小白。

从小白阳光、帅气、孩子气的个人形象来说,他要比有时情绪不可控、有黑料存在的PG One还要适合作为一个“HipHop偶像”来打造。他可爱、有亲和力,家境条件好,甚至还有良好的潮流品位,未来如果带货,商业价值不可估量。即使他直接成为一个主流艺人、去娱乐圈发展,也不会存在任何问题。

甚至连当时跟红花会敌对的GAI,都特意嘱咐粉丝不要说小白。从各方面看,小白都证明了他的潜力所言非虚,并且即将兑现这些巨大的潜力,和PG One一起把红花会带到他们心中“中文说唱的顶点”。

在节目后的一次专访中,他说:“我不评价文化。但是我喜欢我所理解的东西”,这再次印证了他“来自underground却并不underground”的身份。

他在给妈妈买了一套房之后,疯狂地买各种衣服,甚至在去杂志拍摄时拉了一个装满各种衣服的、极大size的行李箱。他上身的“太空鞋”、Supreme × LOUIS VUITTON,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款式。他并不掩盖自己对服饰的追求:“无论平时还是表演,穿衣以及造型带来的视觉效果,绝对是加分的”。

后来的小白,用了这么一句话来概括当时的自己:“我作为盛会的一员,并不清楚在扮演什么角色,只是享受其中。”他最后的快乐时刻,停留在了红花会一起去美国巡演的时候。那时,所有人在纽约公园里高喊着“China”;那时,他们年轻、有冲劲、有野心。

没有人提醒小白要停下来思考。随着时间推移,团队陷入了官司,陷入了歌词争议的巨大漩涡中。最后,这个重情重义的团队,开始了内部分裂。

2018年3月15日,小白宣布退出红花会,队长弹壳送来了祝福,而同时参加节目的、曾经和他热炒“百万”CP的PG One,却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微博。

所谓的法律纠纷究竟是什么,我们无从得知。后来小白说,他建小号,以经纪人的身份跟各个公司打交道和周旋,那也让他学会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自己。

那时候的他一整个月都在跑,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没钱交房租的时候,他会看着衣柜里的衣服出神。他卸载了所有社交平台,因为“要保持做事情的心”。他在家里丧过,也出国散过心。

最艰难的时刻,他考虑过转行,因为“进入圈子后很多东西虚幻缥缈,分不清什么是自己,什么不是自己”。他仍然想做音乐,他希望粉丝最终把关注点放在他的作品上,让人因他的音乐而留下。

经历了一段时间消化之后,他也知道了该怎么做出自己的决定。“我自己清楚自己想去哪里,要是有人说我冷血,那就冷血吧”。当时很多人猜测,小白是回到了摩登天空,“背叛”了红花会。而事实是,小白足足被公司雪藏到合约到期为止才能够自由活动,他和红花会众人的关系并没有破裂。

2018年,小白的绯闻女友刘柏辛参加了《中国新说唱》,并且拿到了全国4强。对于这段开始于2017年2月的感情,我们基本不是听当事双方口中提起的,更多是看社交媒体上两人的合照。

有人说他们已经分手,但也并没有值得信赖的消息源证实。不知道小白听到刘柏辛唱《Coco Made Me Do It》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境。

2019年,小白终于宣布自己即将复出。3月6日,他参加了红花会西安站的巡演。但是,2019年,红花会的麻烦依然没有结束,贝贝事件的爆发让红花会这个名字彻底消失,和PG One的反目成仇让整个团队的发展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小白的正式复出,也延后到了2020年。然而,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再再次延缓了小白复出的脚步。直到今年《中国新说唱》的海选录制当天,小白才正式回到公众的视野当中。

这次参加比赛,并不需要他做什么额外的心理建设。经过这些年的沉淀,他开始希望自己的作品比人火。但大家最关注的,是他外型上的改变。白白胖胖又可爱的小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减重20斤的高瘦帅白景屹。

再遇到吴亦凡,小白是紧张的。在他看来,《中国新说唱》是最适合自己回归的舞台。如果沉寂了这么久,再不为此而来,那就没什么意义了——所谓意义,在于“给自己一个交代”。

于是,我们能看到小白以更强的形态出现在这一季的节目之中。吴亦凡从尽力保他,变成了以他为王牌。尽管他依旧被认为实力不济、甚至又多了“油腻”的新黑料(又和福克斯如出一辙),但17年就“混”的他,到了20年依然能“混”到节目后期。回看我们的标题,小白确实诠释了“当一个混子也要当得大”。

对于观众感慨的“青春回来了”,小白笑着说:“陪你们再经历一次,再热血沸腾一次。”但于他自己而言,他并不怀念那个夏天,只是怀念那个感觉。

在他心中,最好的定格画面是在“尖叫之夜”现场唱《wedding》的自己。他说,“当时站在舞台上,我觉得只有我可以驾驭这里”。

在节目上的征程告一段落后,小白也即将推出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之前出国做音乐的他在多伦多认识了一些制作人朋友,也在当地完成了这张专辑。而对于“更博的频率相比于以前有所下降”,他的回应是:

“我是一个音乐人,要用音乐说话,发照片营业不是曝光,是消耗。”听到这样的话,再了解过去的他,你会发觉,当年的那个阳光大男孩,真的已经长大了。

2017年的专访中,小白被问到“你所认同和推崇的年轻人生活方式是怎样的”,他的回答是“张扬,说干就干,有梦想就去付出行动,不要想太多”。

而这一次,他的张扬和说干就干,是那句“冠军是我的”。如果能在曾经摔倒的地方爬起来,当然是美事一桩。但能否取得广泛的认同和口碑的反转,最终还是要看小白的作品质量到底如何。因为只有人设与作品都好,才能收获最多的尊重。

按如今的情况看,节目的复活名额似乎已经是小白的囊中之物。复活之后的他到底是要拿上两季冠军的剧本,还是要黯然退场,我们都将拭目以待。而想作为被更多说唱圈资深粉丝所认可的优秀rapper,他的存在感也不能仅仅是停留在那个节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