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绯闻爆料 > 你喜欢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吗?能具体谈谈吗?

摔跤吧爸爸的电影你喜欢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吗?能具体谈谈吗?

海盗娱乐资讯 绯闻爆料 2021-02-24 02:39:16

我们得意于打败了巨人,却不知巨人已老

看《摔跤吧!爸爸》的时候,我哭了。没出息的,在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的电影院,哭成个傻逼。

阿米尔汗实在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他将我们成长中从未重视过的角落掰开了揉碎了,一点一点呈现在我们面前。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几乎有两个小时我是哭着看过来的。

电影由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或许放在我们的现实中,那样一个直男癌父亲会被吐槽:你自己完成不了的梦想,凭什么强加给女儿?

但那是在印度,在那个国家,女性注定了14岁就要嫁人,只能不停地生孩子操持家务的人生。看似暴君的父亲将自己的梦想强加给女儿,实际上,也是强行改变了她们被这个社会注定的人生轨道。

第一个泪点在女孩儿们偷偷逃了训练去参加朋友的婚礼。那时候,她们为暂时逃离了暴君父亲,为“自由”笑得很开心。而作为新娘的女孩,却如同一个木偶人一般任人摆弄,戴上精致的纱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只为了把她交给一个从未认识的男人,去过既定的人生。

导演很细心,这个新娘我还有点印象:在两姐妹因“没了女孩样”而被同学们欺负的时候,唯有她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不是对她们被欺负的怜悯,而是带着渴望的羡慕。

新娘告诉她们:“我很羡慕你们有这样的父亲,是真正把你们当做自己的孩子……”

有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同龄人活生生的例子真的比父母苦口婆心地说一百句一万句有用的多。当父亲已经决定放弃的时候,两个女孩却真正地开始体会父亲的良苦用心。

然后两个女孩一路走来,走过所有人的嘲讽、鄙夷和不解,姐姐吉塔先一步走到了全国冠军的领奖台上,然后离开父亲走进了更大的世界,蓄上长发做起了城里姑娘,有“洋气”的教练教她“不过时”的技巧。

电影没有夸张,这就是我们真正的路途。

父亲颤抖的手把我们送到自己从未经历过的大世界,满心期望着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了解我们,关爱我们。他是多么想永远将我们放在自己的羽翼下,一直到,一直到我们能够达到无懈可击的状态。可是父亲只是父亲而已啊,他没有更多的能力,只能看着自己的孩子跌跌撞撞地冲向这个满是诱惑,又满是陷阱的世界。

我们离开了家里的小城镇,来到大城市,看到了更多,学到了更多,花花世界晃得我们睁不开眼,有无数成功人士在喧嚣着教你做人,有越来越多所谓朋友的出现,带给你从未见过的,光怪陆离的一切。

渐渐地,你会迷失自己,以为自己感受到了世界的风向,触摸到了世界的尖端。你不屑于父亲跟你说的一切,你忘掉从小到大确信的准则,你对父亲说,“你那一套老掉牙了,现在没人这么做了。”

就像吉塔告诉父亲,现在不流行这样摔跤了!

我们在长大,新旧冲突终将发生。有人说,父母的爱,是指向离别的爱。他们送孩子长大,孩子送他们老去。一生几十年,也只有那么一段时间的交集而已。当孩子扑扑腾腾地闯出去,父母怕他们摔了,又怕折了他们的翅膀,该怎么办呢?只剩焦急。

吉塔和父亲在小时候的摔跤场上的一场PK,给我感觉是整场电影的最高潮。我紧紧攥着拳头,眼泪抑制不住地流,我知道,剧情需要,父亲会输——因为父母从未真正赢过自己的孩子。

一场摔跤,吉塔用上了教练所教的“流行”的技能,去对抗父亲“老掉牙”的经验,最终把父亲压倒在地。我看到的是猎豹一般的年轻摔跤手与老迈发福的老摔跤手之间的争斗,也是女儿与父亲新旧观念的一场冲突。毫不意外,年轻摔跤手会胜利,女儿也会胜利。

她甩甩头发,告诉父亲,“你看,你那一套已经过时了。”

从小到大一直被父亲魔鬼训练,爱美的女孩被强行剪去漂亮的长发……此时此刻,挥去了童年阴影、打败了压迫自己的山一般的巨人,她的心里应该是大大地出了一口恶气吧。父亲趴在沙地里,灰头土脸,像是一只老迈的、苟延残喘的黑熊。脸上没有悔恨,没有恼羞成怒,只是带着那么一点,让人心酸的无能为力。

我在父亲脸上也见过这个表情,在我工作后第一次和父母去旅行的时候,跟父亲针锋相对地闹了一场。毫无意外,他没能争论过我,后来的一路上,父亲的脸上带着笑意,他开心地摸着我的头说,“宝贝大了,老爸也是真老了。”不过,在偶尔我没注意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同阿米尔汗被女儿摔在沙地里一样,落寞得别无二致,而我却没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这个情节,我大概永远也不会意识到,我曾经那样伤害了父亲而不自知。

我撂倒了扎根在心里二十年的巨人,暗自得意,却没发现他鬓边的白发苍苍,那曾经背着我的宽阔背脊也已渐渐佝偻。

无所不能的巨人不是被我们撂倒的,是被时间催老了,可他还是我们的巨人啊。

电影中的吉塔被教练错误地教导,在国际大赛上屡战屡败,委屈之际,终于还是想到了被自己撂倒的巨人。父亲傲娇又不情不愿地接起电话,“嗯”了一声想表达自己还在生气,还是会冷漠以对,却在听到女儿的大哭后一秒达成反差萌成就。“别哭,我马上来你那儿!”

世界上所有人都会抛弃你,只有父母不会。

二话不说就离开家,去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六十几岁的男人,这样如飞蛾扑火般的不顾一切,只有当父亲的才有。

一个父亲,从不会觉得自己付出太多。

后来看完这部电影,我不敢告诉我爸,因为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他,并且哭成一个傻逼。我告诉朋友说,刚跟初恋分手的时候,我跟所有人都笑嘻嘻的说我终于分手啦!却在跟老爸视频时接通的一瞬间,委屈地嚎啕大哭。我爸骂我说,“有啥可哭的,去买衣服,去旅游,去吃东西!钱不够我给你,吃胖了我养你!”

后来妈妈偷偷告诉我,爸爸的眼圈红了一夜……

看完这部电影已近凌晨,思绪难平,不好意思跟爸妈讲。于是悄悄在网上买了两张电影票,让爸妈在家里那边的影院去看看,照例一阵埋怨“费那钱干啥!钱多烧得慌吗!”。

当我以为他们看完电影后会理解我为什么非要给他们买票,没成想,从电影院出来,我又招来了一阵骂,“就是一部纪录片嘛!又没啥好看的!”弄得我哭笑不得。

随即,我又释然了:你看,爸妈真的没觉得自己的付出特伟大。

一一一再说一一一

你在中国的一个偏远小山村出生,离这里最近的县城也要翻过层层叠叠的山。

你周围的村民邻居,不能说他们是坏的,只能说环境养育人,他们大多没啥文化,没去过大城市,思想老套,仍然相信用各种偏方能生儿子,还有重男轻女而已。

你是女孩,幸好你爹虽然喜欢男孩,但也喜欢女孩。

你爹其实也就是一农民,充其量比其他人多会点字,会看个小说报纸而已,词汇量说不定还没有大城市的高中生水平多。

村里人说他年轻时是穷读书的,那口气不知道是羡慕还是鄙夷。

反正你家挺穷的。

大家都觉得,读书没用,还不如下地干活外出务农。

你就在这里长大。

你不知道,和你一起玩的二丫家,她的哥哥的媳妇儿是买来的。而她的父母已经打算在她哥生儿子之后,准备让二丫出去打工,好补贴家用。

你不知道,你天天傻乐着,虽然你爹严肃,大男子主义,还让你在家干活,但他从来没想着让你跟着二丫没成年就出去打工。

你爹存了些书,天天捋平了边角,压箱底,珍惜着,谁让读书,有文化是他的梦想。

你爹在家门口一坐,抽着他的旱烟,看着你跟着其他妇女在溪水边洗完衣服回来,啪嗒啪嗒地走着,开心着呢。

你爹看到了你五十年以后的样子,就是跟那些妇女一样。

你爹一吸气,一吧唧嘴,下定了决心。

他要你读书。

他跑去集市买书籍课本,一箱箱地往回运,你傻眼了,你娘也傻眼了。

家里都快吃不起米了,还买书呐?烧火都嫌纸硬。

你爹说,我娃要读书,要当知识分子,还要离开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读书。

于是你开始暗无天日的生活,他要你早早起来认字读书,还要跑步锻炼身体,他还给你做肉吃,希望对你的脑子有帮助。

你娘觉得你爹疯了,村里人也觉得他疯了。

他们觉得,你爹识点字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他没成,他就希望你能成。

他们都嘲笑你爹傻,给别人家的媳妇花这冤枉钱,儿子就算了,姑娘家的多可惜钱啊。

你也不开心,你怕他,你觉得他是独裁者,他的暴君,他是大坏蛋。

你觉得你脑子就不是这料,背课文比下地还要累。

不过不用劳动确实很爽。

你开始消极怠工,你糊弄你爹,你假装自己是智障,你还偷偷扔书,却不知道这是你爹勒红了肩膀跨过层层叠叠的山给你背回来的。

你想玩,想自由,想像村长他女儿那样戴漂亮的小手环。

邻家姐姐要结婚了,要嫁到另一个村了。父母很高兴,亲朋好友很高兴,你们这些看热闹的小孩很高兴。

你看着鞭炮噼里啪啦响,高兴得不得了。

你答应你爹背书,结果偷偷跑出来看热闹,你爹知道了,到人家办喜事的家里骂了你一通,邻居差点没打他,他们觉得他疯了,在人家大喜的日子这么不像话。

所有人都在忙着,只有新娘姐姐自己在屋子里,独自坐着。你灵巧,悄悄溜进来,大吐苦水。

你没心没肺地吃着喜糖,数落着你爹,有这样狠心的爸爸吗?天啊,你要疯了。

低着头的新娘抬起脸,你这才发现她的眼里含着泪。

所有人都开心,只有新娘不开心。

你这才知道她不想结婚,她甚至还没成年,可是却被父母卖嫁给一个她没见过面的男人,因为他家里有点钱,说不定能给她家里添点牛和地。

她说,你爸爸严厉,但是他爱你。他在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考虑。

她说,那我呢?我父母把我当成商品,我活着就为了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吗,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老头。

她说,我这一生注定要跟孩子和锅碗瓢盆度过,我没有选择。

她说,我好羡慕你。

你从她家离开,心惊无比,你爹为你制造的那层保护膜,第一次被凶狠的撕开,你看见了生活的真面目。

如此苍白又残忍。

从此你不再贪玩,因为那可怕的未来在追着你,很多女孩没有选择,可是你爹,你那大男子主义的爹,硬是给你劈开了一条路。

别人看见你,酸酸地说,哟,这不是才女吗?

他们说你嫁不出去。

说你不干农活,你爸妈白生养你。

说你和你爹一样疯。

说没有男人敢要你。

你爹说,让他们说去!咱闺女不需要被人选,以后是你选他们!

你再也不在意那些人的想法,你勤奋读书,你爹为了你奔波着。

当二丫在外打工的时候,你爹神奇地把你弄进了县城学校里。

当你邻居姐姐17岁为那男人连续生了两个孩子,就为了生男孩的时候,你在熬夜苦读。

当二丫哥哥买来的媳妇第n次逃跑被抓,被打的时候,你正准备高考。

你知道你没有退路,你爹的梦想早已经成了你的梦想,你的未来,你唯一逃脱这苦难地狱的道路。

你成了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你金榜题名回了村子,鄙夷和嘲讽不见了,他们注视着你和你爹,羡慕又嫉妒。

你看见那些站在家门口围观你、面色冷漠苍白的妇女们,和她们那年纪轻轻就变得沧桑的脸的时候,你庆幸你爹是你爹。

你无人能挡,你研究生考入了大城市,有了自己喜欢的方向,你申请国外博士,你很优秀,学校抢着要你。

你家越来越好,你也越来越好。

你在北美某个小城,这里即使最穷的小城,也比你生长的地方好几万倍。

因为你这才知道,同村的某个男人,曾经淹死了自己两个刚出生的女儿,就为了生一个男孩,而他养不起那么多的女儿了。

你在这里看了一个电影,讲摔跤的。

你看着那个被女儿称为"恶魔"的摔跤退役的爸爸,你想笑。

你看着他大男子主义,看着他独断专行,要女儿实现自己梦想,你想起了你爹。

你看着他对他女儿说,你是我的骄傲。

你忽然就哭了。

你觉得你爹,你那独断专行的爹也是你的骄傲。

你回了学校,和实验室里的同学聊起这个电影。

你没想到,她们说,这是父权的丑恶。

她们说,这是对女儿的压迫。

她们说,她们要抵制这个电影,这三观不正的让她恶心。

你想说啥,你又说不出来了。

你知道她们是大城市的姑娘,她们吹着空调,玩着电脑长大,不会理解就在同一个国家的土地上,会有一家人因为多买了几本书就差点饿肚子没钱买米。

她们不会理解,不管这出路是好是坏,那是在那片穷僻的土地上,一个普通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女儿,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你看着她们,你没说话,因为你似乎又看到了那些村民讽刺的脸,和当你成功后,他们那嫉妒又冷漠的样子。

你只是想念你爹,想念这个在夏天夜晚为你扇几个小时风,只为你能够舒服读书的男人。

他只有五分钱,却拼了命,给了你一块钱。

你知道这一块钱跟一百块比不算什么。

可是对你来说,已经足够了。

你爱你爹,这个专横霸道的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