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视综艺 >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朴树综艺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海盗娱乐资讯 电视综艺 2021-03-15 01:09:29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一生都在追求特立独行的作家王小波曾写过一句话:人生在世,就如一本打开的书,我们更希望这本书的主题始终如一,不希望它在中途改变题目!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保持内心那份纯真是困难的,这个世界诱惑太多,压力太大,但总有那么一些人,不愿向这个世界妥协,这样的人不多,如果有的话,朴树绝对算一个!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少年时代身患重度抑郁症,与“变态”的距离只有3分娱乐圈里出身名门的明星很多,但出生书香世家的人不多,高晓松算一个,朴树也算一个。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朴树小时候名字还不叫这个,叫濮树。父母都是北大毕业生,后来在北大任教授。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母亲刘萍是中国第一代计算机女工程师,父亲濮祖荫是中国“双星计划”发起人之一,中国空间科学学会理事,欧空局国际合作科学家,国际宇航科学院(IAA)院士,是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学家。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父母都希望朴树长大后能够读北大,也像父辈们做个科学家什么的,因此,对朴树要求格外严格。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朴树小时候照片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朴树表面是个乖乖的孩子,但内心里,他有着一颗跳动不安的心。小学的时候,朴树经常逃课,跑到湖边玩儿,困了就睡,睡醒了,接着到外面找朋友疯,没烟抽了,就找哥哥的朋友拿,在北大校园里,朴树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小升初那年,朴树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折:差0.5分,朴树无缘北大附中。父亲急得焦头烂额,四处求人。那一刻,朴树第一次觉得“低人一等”,世事艰难。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通过父亲的关系,朴树还是去了北大附中,但那一天起,朴树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朴树和父母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烦闷之余,朴树无意间听到了罗大佑的歌,被深深迷住了,于是顺藤摸瓜,找到了许多国内外的摇滚乐。他变得越来越孤僻,家里的墙壁上挂满了罗大佑和齐秦的海报,开始弹哥哥留给他的那把吉他,思考一个人的生活,享受着少年时代的孤独。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有一天,朴树突然对父母说:“音乐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任性的朴树:患过重度抑郁,说话容易得罪人,47岁坚持不要孩子(重度抑郁症有多可怕)

父母并没在意,孩子的爱好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老两口以为儿子就是一时心血来潮,那时候的朴树爱好广泛,喜欢收集招贴画,变形金刚,还有当时最流行的游戏机,但都集中不了精力喜欢一样东西。

直到朴树将自己的游戏机卖了,报了一个吉他培训班,父母才意识到:朴树这次是玩真的了。可是,老两口也没说什么,毕竟爱好音乐,总比在外面和别家的孩子打架强。

可是,音乐并没有让朴树变得阳光开朗起来,反而更加忧郁了。有一天,朴树的姨妈到他家作客,席间问起朴树的母亲刘萍:“这一个多月,我怎么没见朴树笑过了?”

这下子,可急坏了朴树的父母,老两口赶忙带着朴树去看心理医生,去医院精神科做心理诊断。

心理医生为朴树出了一道关键的测试题:如果你死了,你认为你身边的人会怎样,第一是难过,第二是无动于衷,第三是高兴。

朴树毫不犹豫选了第三个选项,鉴定结果是:朴树离精神“变态”只差3分的距离。

父母和心理医生聊了半天,最后医生丢给老两口一句话:青春期抑郁症。

家里人心急如焚,四处为儿子朴树求医,找当时最出名的气功大师,不停给他买抗抑郁的药物……可是,就是不见效果。

被高晓松当骗子,唱的歌把宋柯感动到哭,却拒绝上春晚1991年,朴树就要高考了,可是,他忽然告诉父亲:我不想上大学了!

虽然是北大教授,教了无数出类拔萃的学生,父亲却对自己这个性格内向的儿子束手无策,没办法,只好骗朴树说,大学的生活很自由,还能留长发,还有很多漂亮的姑娘。

那时候的朴树酷爱摇滚乐,内心最向往的状态就是留着长发,买一件皮衣,自由自在生活。

几个月后,朴树考上首都师范大学。可是,进校园之后,他就发现自己被父亲欺骗了。学校书记处书记视察时发现了朴树的一头长发,叫住了他。

“把它剪掉,不然就别参加军训了!”

大学时光漫长而又无聊,朴树像以往一样,经常逃课,躺在宿舍里睡觉,醒来之后就弹吉他,打发孤独的光阴。

大二那年,朴树无心学业,向学校提出了退学的申请,学校的老师找到朴树的父母,希望劝说一下这位放浪不羁的少年。可是,父母苦口婆心还是没有结果,朴树退学了。但父母依然保留着一线希望,向学校为朴树请求保留一年学籍。

朴树的家后面有条河,退学之后,他经常去那里弹吉他,夜风和煦,河水潺潺,柳絮翻飞,悠扬的吉他声飘荡在小河两面。

两年之后,昔日的同学毕业之后,出国的出国,工作的工作。母亲问他是不是想出去为人家端盘子,这才将朴树拉回这现实的人间。

昔日的朋友给他出了个点子:写点口水歌骗钱,并给了他高晓松的电话号码。

在朴树的印象里,高晓松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穿衬衣,留分头,戴眼镜,腰上别个BP机,打扮古板。

可是,等到他见到高晓松时,才发现高晓松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他瘦瘦的,一头披肩黑发。还不像后来那样,被人们戏称为“矮大紧”。

老狼、高晓松

朴树给高晓松唱了自己写的歌,瞬间被高晓松叫停,对他说:“你是来骗钱的吗?”

但即使是很简单的歌,高晓松还是从中听出了里面美妙的旋律。于是高晓松将朴树推荐给了宋柯。那时候的宋柯刚从国外回来,准备投资做音乐。

几天之后,朴树带着自己的新歌《白桦林》去见了宋柯。

后来,高晓松说,和宋柯相识那么多年,从没见过他哭,听了朴树的《白桦林》,宋柯哭得像个鬼!

朴树正式签约宋柯公司麦田,公司的名字来源于《麦田守望者》。

签约那天,高晓松将濮树写成了朴树,朴树觉得还不错,简单一些好,就将这个名字沿用至今。

宋柯

签约之后,朴树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那些花儿》和《白桦林》都被收录其中。专辑大卖,一下子卖出去30万张。

朴树走红了。街头巷尾,大学校园,到处都在唱着朴树的歌。

媒体闻风而动,商家想抓住一切赚钱的机会,邀约像雪花一样纷至沓来。

可是,都被朴树拒绝了。

他不喜欢闪光灯,不喜欢尖叫,不喜欢编故事,不喜欢说重复的话,可日常偏偏要他如此。

有记者想采访他:下星期有空吗?

他一本正经地回复:下星期我会生病。

那时候开始,朴树“情商不高”的传闻逐渐流传开来。

2000年,春晚策划一档节目,找到了麦田公司,点名要朴树上春晚演唱。

可是,得知在舞台上要假唱时,朴树拒绝了。

全公司的人都在劝他,这是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春晚是多大的一个舞台,在春晚上走出来的赵本山、范伟等人可能深有体会。公司为了说动他,还开出了充满诱惑的条件:在未来的一年里,他有自由的空间安排自己的时间。

面对老东家的劝说,朴树还是妥协了。可是,去春晚彩排后,朴树又开始了强烈的抵触情绪。原因是春晚节目组将他安排和一群小品演员在一堆。

“这春晚我肯定上不了!”朴树扬长而去。

公司无奈,对朴树下了最后“通牒”:全公司都为这事儿忙了几个月了,你说不干就不干了?

朴树哭了。最后还是去了春晚。

节目播出那天,朴树父母在镜头里寻找儿子的身影。看到朴树唱歌的样子,孤独、落寞而桀骜。身穿一件随意的牛仔裤。

春晚归来之后,朴树出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热闹、喧嚣,俗世的各种琐碎让他心力交瘁。他突然做了一个决定:暂时退出歌坛。这一隐退,就是10年。

生活很“丧”,说话容易得罪人的他,为什么还是有人喜欢?长江后浪推前浪,10年里歌坛后起之秀不断,明星们红了,又淡出了圈子,很多前浪,都被“拍”到了沙滩上。

娱乐圈就是这样风云变幻,一代新人换旧人。

但是,2014年,10年后复出的朴树,依然是歌坛上的“宠儿”,粉丝喜欢他,歌迷们爱他。这一年,他发布了自己的专辑《平凡之路》。

韩寒在微博讲了找朴树邀歌的场景:

几个月前去邀歌,初见朴树。他站在家门口迎接,穿着运动裤T恤衫,头发些许泛白,表情平和淡然。十多年,等你太久了。”

这首十年之后发布的新歌歌词里,曾经的叛逆少年韩寒和朴树都在里面找到了自己人生的顿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以前,张亚东老是劝他:出来写歌吧。他问:写歌能干嘛?张亚东说:能赚钱啊,能出名啊。朴树反问:赚钱了又干嘛?出名了又怎么样?张亚东顿时无语了。

对钱,朴树看得很淡薄,对名,同样如此。但是,朴树从来不避讳自己对钱的渴望,有一年,朴树上了综艺节目《跨界歌王》,被主持人问到为什么要参加时,他回答说:“因为我最近确实挺需要钱的。”同样的问题,在后来与王珞丹合唱《清白之年》时再度被问到,他又说,“我靠这个赚钱啊”。

不虚伪,不造作,也许正是他对抗这个浮躁的社会最后的倔强吧。

生活里的朴树承认,自己是个很悲观,很丧的人,会常常将自己锁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见陌生人。

对这个世界,他也总抱着一种悲观的态度,敏感而又脆弱。

他清醒地认识到,在娱乐圈这个复杂的圈子里,各种规则让人容易迷失自我,他说:在我眼中,明星这个词昂贵而无趣。而这个行业,保守,短视,贪婪,僵死,象涂脂抹粉的尸体。甚至比起二十年前更加无耻。

但是,他需要生活,需要继续将自己的爱好发展下去,就会有一定的妥协。

也许,正是这种敏感和悲观,衍生到了他对下一代的成长也充满了焦虑,因此,即使如今47岁了,他依然选择不要生孩子。因为在朴树看来:自己没有把握将孩子教育成一个好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看着孩子从小就在看垃圾电视剧,吃着垃圾食品。

这何尝不是很多人的想法呢?我们能够轻易生下一个孩子,但是,既然要生下他,就得为他负责。这个世界贫穷的人太多,人若生下来注定要受苦,又何必生下他?这让朴树很不忍心。

这些年,朴树没少挣钱,但是,挣来的钱,他都捐了,多数捐给了贫困山区盖了希望小学,对于捐款的去向,连他的经纪人都不知道。

“没花的钱,他都捐了,也不让人跟别人说。”

最令人感动的是,有一年他的吉他手程鑫,被诊断患上了胰腺癌。朴树带着他四处找医生,虽然费用高昂,但朴树从未放弃对程鑫的救治。

经纪人多次对朴树说:这几个月治疗,花掉了你几年的收入。你要想清楚了,你卡里的钱根本不够。

他大大咧咧地说:“不够我们就去签公司,卖身嘛。跟救人比起来,合约算什么。”

“即使全世界都丧心病狂,全世界都去抢银行,我也不会和他们一样,一如既往。”

也许,这才是人们喜欢他的原因吧,至真,至纯,至善,在他的身上,有很多人失去太久的东西,那些东西,在这个时代,太少了。

Tags: 朴树综艺